索元生物医药

新药研发通常需要上亿美元和长达十数年的漫长过程。更为严峻的是,大部分的新药会胎死在临床实验中,即使到了三期临床,还有大于50% 的药无法通过药监部门的审批标准。最常见的失败原因一是与对照组相比药效显著率不够高,二是药物副作用。由于这些药物已经在部分病人身上显示效果,而非完全无效,如果能用可靠的检测方法选择敏感病人(“靶向人群”),仍然可能成为有效的好药。

索元生物医药个体化新药再生技术平台的核心内容是从血浆及其他非细胞临床样品中提取脱氧核糖核酸(DNA),用全基因扫描方式鉴定与药物敏感性或反应率相关的生物标记(单核苷酸多态性,SNPs)群,进而用药敏基因型来选择病人进行临床试验及今后的临床用药。这一技术主要应用于临床2期和3期的新药研发,尤其是针对临床试验失败但部分病人有效的药,能有效地解决确认“靶向人群”的难题,提高新药开发的成功率。

个体化新药研发技术平台工艺流程见下图:




基于精准医疗的新药研发管线

索元生物的新药研发管线能以较小的投资、较低的风险获得药物的价值重建。因为药物的安全性已经在原研方的多个临床试验,包括3期临床中得到证明。新的临床试验只需验证药物在基于生物标记物筛选出的病人群体中的有效性。

索元生物现在有三个首创新药(First-in-Class)在研发管线中:




DB102: 抗肿瘤新药 Enzastaurin

礼来公司已对Enzastaurin在多种肿瘤适应症中开展了一系列的临床研究,其中包括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和脑胶质瘤(GBM)的II期和III期的临床试验,并已获得美国和欧洲孤儿药认证。Enzastaurin 在DLBCL诱导治疗的临床II期试验中获得令人鼓舞的临床效果,但是在3期维持治疗试验中没有达到预期的疗效。通过对临床数据的详细分析,索元生物医药发现其中有一个亚组的病人在服用Enzastaurin后,其无进展生存期有显著的改进。索元通过逆向全基因扫描技术找到与药物疗效相关的生物标记物,并利用所发现的生物标记物来筛选病人,从而针对药物敏感的病人进行新的临床试验,以提高药物的疗效,为最终获得上市批准打下基础。

索元已从礼来获得该药的全球授利,拥有该药全球开发、生产和销售的全部权利,包括所有的知识产权和其他权利与信息。索元对DB102有效人群的生物标记物的鉴定基本完成,该生物标记物与预测DLBCL和GBM病人的疗效有很好的相关性,已申报国际专利。索元与Chiltern公司合作,已于2017年7月开始DB102的国际多中心临床三期试验。市场预计弥漫性大B淋巴瘤(一线治疗)的全年销售峰值将会超过26亿美元。


DB103: Pomaglumetad 基于新药物靶点的抗精神分裂症新药

Pomaglumetad是一种 mGlu 2/3R 激动剂,由礼来公司研发,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该药已经完成37个临床试验,有3800多病人参与受试。 临床试验2b结果显示Pomaglumetad对精神分裂患者有明显疗效(p<0.05), 但三期临床试验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索元对DB103三期临床试验结果的回顾性分析发现,有一个亚组的病人疗效显著,其中一部分病人有统计特异性显著的生物标记物。 故此礼来公司将与索元合作进行DB103的临床开发, 索元从礼来获得全球权利,包括所有报批材料、临床数据、专利及商标等。索元将在2017年开展前瞻性临床试验计划,包括但不限于与,将DB103与标准治疗药合用或单药用于早期病人,并基于生物标记物筛选特定精神分裂症患者人群。


DB104: 治疗耐药性抑郁症的首创新药

DB104(Liafensine)是一种口服的5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再摄取抑制剂(SNDRI),是用于治疗耐药性抑郁症的首创新药Liafensine最初由AMRI研发,于2011年将该药授权给国际著名药厂施贵宝。施贵宝公司进行的多个针对耐药性抗抑郁症的临床试验中,liafensine均显示良好的耐受性,未出现由于不良事件导致的停药。 目前Liafensine已进入临床IIB期实验。索元于2017年收购获得liafensine的全球授权,拥有该药在全球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权利。Liafensine成为索元研发管线中的第三个临床后期的全球首创新药(First in Class)。